首页 资讯 关注 热点 聚焦 大观 悦读 图片 视频

关注

旗下栏目: 文化 娱乐 教育 体育

轮回——2018后水墨时代展在第零空间开幕及闭幕

来源:中华时讯网 作者:柏玲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31
摘要:艺美中国网(北京)报道 :2018年12月31日下午三点,由中国文化艺术走向研究中心主办,《轮回2018后水墨时代展》于北京798艺术区第零空间开幕。 美术理论家、策展人贺疆女士与到场参展艺术家合影留念 本次活动参展墨家有:门秀敏、温中良、姜云宗、姚卫国、高

  艺美中国网(北京)报道:2018年12月31日下午三点,由中国文化艺术走向研究中心主办,《轮回——2018后水墨时代展》于北京798艺术区第零空间开幕。

  美术理论家、策展人贺疆女士与到场参展艺术家合影留念

  本次活动参展墨家有:门秀敏、温中良、姜云宗、姚卫国、高 宏、王路刚、韩静霆、隋 牟、沈 锋、梁建平、杨素群、石军良。

  展览主题“轮回”,与这个美术策展史上首例“开幕即闭幕”的展览,开了策展史用传统印章做logo的先河,开放式的布展方式,引领了布展新风尚。后水墨时代理论,为策展人贺疆提出的理论架构,对中国优秀的古典文化做现代性的书写与解读,为中国水墨出路和方向提供有利的参考方案。后水墨时代展成为时代的横截面,成为一个艺术新时代的坐标.

  开幕式由美术理论家,策展人贺疆女士主持并发言

  美术理论家、策展人贺疆女士接受媒体采访

  后水墨时代的终极意义

  文/贺 疆

  中国的水墨发展轨迹走得是一条轮回之路。

  “太古无法,太朴不散”是孕育着生命的大地,它既是人类早期艺术的逻辑起点,又是哲学、文化和历史的起点。作为哲学和文化表征的中国水墨源远流长,在几千年的流迁演变中,它依托于中国哲学和文化的深厚背景,形成了自己极其独特的美学理论、表现风格、艺术语言。

  现当代的水墨,是挣扎的、徘徊的、迷茫的。在种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中国的传统水墨技法和水墨理念经历颠覆、解构、消解等等劫数,纯观念的艺术表达,已然偏离了方向。在当今语境下,水墨的探索基石,应该是立足本土、审视传统、追问文化、观照自身。

  今下水墨的释读,与其说是对水墨当下的思考和探索的践行,不如说是涵育的一部深入浅出的治学之作,须得大匠运斤、举重若轻。释读,首要要求对主题内涵的题解的精准定位,那是东方哲学观的图释。重释要做到立足文本自身,从内容出发。涵咏古典精华,出入诸家之说而自带主张的诚意治墨方式,以平淡心境和涂墨方式,用最自然的语言,做出最自然的表达。

  重返内心的艺术探索,从传统文化中找到切入点,并在向传统方向的回溯中,重新寻回归宿感。把优秀的传统文化做创造性的现代性的书写,这是对中国优秀的古典文化做新时代语境下的语言体系的有益的探索和创新性转化,这毋庸置疑地是当下水墨艺术的出路和方向,也为水墨探索提供了一条可供参考的经验。这就是后水墨的终极意义。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乔晓光先生接受媒体采访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后水墨时代”现象背后

  文/张子康

  文化架构决定艺术水准。

  从艺术史发展层面看,后水墨时代的提法,需要时间的考校和验证。去年贺疆提出此观点,且她策划主持的2017年后水墨时代展于当年12月1日开幕。后来艺术圈也出现了此类展览,也可谓一种现象。

  后来贺疆跟我探讨这个展览,我了解到这个理论背后的思想和她的思考。贺疆是一个对中国传统文化很有自己见解的人,看她的文章就知道她的素养。我明白了她提出的“后水墨时代”的背后,其实是对中国优秀的古典文化做新时代语境下的语言体系的探索和转化,且不是一方面,而是全方位的。

  2017年的后水墨时代展,我没有参与。2018年的后水墨时代展,我看了贺疆选择的艺术家和艺术题材,各有特色,且与她的艺术主张比较契合。最重要的是她选取的艺术家,不唯名、不唯位、不唯权,一如她本人,很朴素很平和,但又不失个性,这种个性是骨子里的一种很锋利东西。

  我个人觉得,艺术展览价值所在,在于展览策划的原创性与其深度的思想观念,如果都用一样的观念去展示,也是它的危机,因为非常容易被很快消解。而贺疆的后水墨时代展,每一次展览都不同,从主题、内容到形式。

  最重要的一点是,围绕展览,贺疆做了一系列的工作来推进她的理论、推动她策划的展览。她说,是希望不断通过展览,不断扩大和发掘新的艺术面貌来支撑这个理论。在业界,能象她这样脚踏实地靠一点点做起,不浮不躁一步步走下去的实实在在是少见。后水墨时代,从另一个意义上讲,也是贺疆自己的一个作品。这又不失之为一个现象。

  一个现象的出现,有其来处,也有其归途。且拭目以待吧。

  艺术家 门秀敏老师接受采访

  艺术家 温中良接受媒体采访

  艺术家 姚卫国老师接受媒体采访

  艺术家 高宏接受媒体采访

  艺术家 王路刚老师接受媒体采访

  艺术家 隋牟老师接受媒体采访

  艺术家 沈锋老师接受媒体采访

  艺术家 杨素群老师接受媒体采访

  艺术家 石军良接受媒体采访

  “后水墨”的态度

  文/赵 力

  态度,决定一切。一个展览的学术性,取决于策展人的态度。

  2017年《后水墨时代》展,是贺疆对家乡的回馈,重新从家乡出发。2018年的后水墨时代展,是去年的延续、延伸、拓宽和加深。去年参展6人,今年参展艺术家12人,作品面貌迥异。去年后水墨时代展的主题是“问道”,今年的后水墨时代展的主题是“轮回”。虽然只是两届,我已明了贺疆的意图。

  河北邢台,我并不熟悉的一个小城。一旦了解,那片土地深蕴的历史文化厚度和人文底蕴令人吃惊。再度从家乡出发,原来暗含贺疆的态度:不忘初心,才能走得更远;扎根大地,才能枝繁叶茂。不忘本,不放弃,坚定而执着地走下去,这不仅是贺疆做事的态度,也是后水墨时代的态度。

  后水墨时代,这个理论的提出,其实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但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这些年在艺术界,深谙今天的水墨已经走进了怪圈,水墨的出路和方向在哪里,其实也一直是我思考的问题。贺疆敢于提出,有自己的见解,且不断让新的艺术面貌来支撑自己的理论,每一次展览选择的艺术作品背后支撑都比较符合她的理论架构。也只有这样,才能不断让自己理论越来越饱满,越来越坚挺。最重要的是,套用贺疆的一句话,你是什么态度,你就站成什么姿态。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就成了路。那么,贺疆的后水墨时代,也是她和参展艺术家们一步步地趟出的一条路。

  去年的水墨问道,开启了后水墨时代的帷幕。今年的轮回,似乎是让水墨从元始生发新的力量。这是一脉相承,又是一脉深化和延展。明年她会定什么主题呢?我不禁开始有些好奇和期待。

  展厅现场

 
 
 
 
 
 
 
 
 
 
责任编辑:柏玲